2017年4月5日星期三

您当前的位置:

首页 > 文化资讯 > 国内视点

童书仿制怎么破

时间:2020/07/14/ 14:53 来源: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:李婧璇 张君成

 

【字体:

近年来,中国童书市场以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,成为出版产业最受青睐的板块。但快速增长的数字背后,却隐藏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问题,如模仿、抄袭、跟风出版等,特别是低幼段的玩具书、科普趣味书成抄袭的重灾区。这些问题如何破解呢?就此,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,请大家共话童书出版如何遏制仿制抄袭现象。

李逵经常遇到“李鬼”

谈及被仿、被抄袭的事实,童书出版领域的小伙伴们的遭遇都是相同的,李逵经常遇到“李鬼”,但其中的经历却是各有各的不幸。

由北京启发世纪图书有限责任公司策划推出的原创儿童文学《蝴蝶·豌豆花——中国经典童诗》,自问世以来,一直算得上其品牌的常销书。作为该书的诗歌主编,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说:“我在编著该书时投入了很多精力,后来在网上发现一样的书,书的名字都一样,还以为改版了呢!仔细看才发现是被仿了,仿书几乎可以称为‘原封不动’,连顺序都没变,就是把白冰和我的作品给删掉了,增添了其他人的作品。”

金波觉得,仿造者这样做不容易被查到,“读者分不清楚哪个是原版,书名一样,开本一样,这已经超出模仿的范畴。真的不能这样做书!”

北京启发世纪图书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曲小侠表示,自从与《蝴蝶·豌豆花》“同名同姓”的仿书上市后,该书市场销量开始出现下滑,“我们致函对方,居然没人理!”曲小侠表示,受疫情影响,维权一事此前有所耽搁,最近将重新启动。

奇想国童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黄晓燕回想起一年多前,自家高价引进的“奇迹博物馆”系列在上市前惨被仿书抢滩市场的经历,仍是意难平。“仿书封面设计和内文版式完全抄袭了我们。打眼看去,很难分辨这两套书有何不同。”为了避免读者混淆两本书,奇想国不得不推迟该系列的上市时间,将被抄袭使用的灰白色封面底色换成黑色铺底。

为了维权,奇想国联系了多个知识产权律师,但这种侵权形式是有组织、有计划的,而且涉及海外,维权很难。黄晓燕说,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,对方的图书还在打着“官方正品”的旗号,继续在各大网站和实体书店销售。由尚童童书引进的一套科普迷宫系列图书,也遭遇了相似的经历。

“我们策划推出的书被仿得特别厉害,可以说是重灾区。我们的玩具书基本都被抄了一遍!不仅抄袭内容和设计工艺,就连开本、书名、封面设计都原封不动地抄!”耕林童书馆创始人敖德一吐为快。

敖德以《好多好多的交通工具》为例说道:“现在市场上卖得好的仿品,就有6个版本,我们改版前书名曾叫《最全最酷的交通工具》,一个版本的仿品则干脆把这两个书名进行融合。而我们另外一套科普书《情境认知绘本》,模仿的版本连封面、书名、画风都一样,一般读者根本分辨不出来。”

采访中,敖德还举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例子:北京天域北斗文化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由于在筹备上市,所以在业务板块上有很多布局,尝试收购一些不错的小型出版公司。有一家公司主动找到北斗耕林谈收购,并展示其三年规划、未来销售预期,以及正在策划制作的项目。“我们一看,这些项目里90%都是模仿我们的书。最可笑的是,他们也知晓我们知道他们抄袭的事,还担心地问,‘收购以后,你们发行团队会不会由于选题雷同,不发我们的书?’”敖德感慨道,“在这些人心里,抄袭根本不算什么,他们还能拿着抄袭的书到处吹牛。”

模仿是为了“浑水摸鱼”

纵观童书市场上的这些仿书,模仿路径纵然千条万条,但核心是为了“浑水摸鱼”,分得市场一杯羹。

在蒲公英童书馆创始人颜小鹂看来,大多仿书模仿的内容表现形式都很粗糙,“仿的主要是人家的创意和表现形式,内容再进行国产化”。

“这些仿书选定畅销书,进而研究畅销书的主题、创意、构架,然后进行仿和改,但很多时候并未理解原作的真正价值。我们要以尊重儿童的心,做最好的童书。”曲小侠以《大卫,不可以》为例,“换了个名字的仿本‘假大卫’,以‘培养孩子行为习惯’之名,行‘粗暴管教,简单压制’之实,不但完全背弃了养育的初心,也是对家长的误导与愚弄。‘大卫’的意义,根本不是教育孩子‘你要乖,否则……’,而是用爱的流动串联起亲子间的浓浓情意。”

对于曲小侠的这一观点,在一家出版单位有着多年市场经验的发行部主任也表示认同:“有时这种模仿或者抄袭,就是‘东施效颦’。”该主任表示,有些童书涉及儿童心理学等领域,不是单纯产品所呈现出来的那么简单,“形式可以模仿,但核心可能被丢掉了,小读者没有接收到”。

“更多出版机构专门盯着畅销榜,不管是引进书还是原创书,只要是畅销书,全部是模仿的目标。”敖德表示,这些仿书用特别低的折扣去抢占市场,由于成本低,不用支付版税,因此各种营销手段都敢用,比如在天猫花钱买流量,一本书只赚一元钱,书的定价还很高,让给渠道商足够多的利润,让正品图书没办法与之竞争。“这种现象这几年越来越严重,加上现在渠道更加多样化,比如社群分销、网红直播带货等,有的人觉得只要利润足够多,不在乎卖的是不是正品,此外,有时候他们也不具备鉴别能力。”

一家母婴大号的新媒体选品编辑,基本能接触到市面上最新的上市童书,“绘本的撞车率比较高,儿童文学撞车的可能性最小”。据其介绍,一本绘本重新找画手比照着画,基本一个月即可完成,一套绘本模仿时长最多两个月。

大家普遍反映,低幼段的玩具书、科普趣味书是抄袭的重灾区。此外,还有作为公版书的儿童文学,主要是翻译抄袭,买本书改一改,就成了自己的译本。

与此同时,近两年疯狂上涨的版税,不少已经远超市场合理价格区间,但仍被国内同行争抢;原创书如果没有知名作者加持或者选题特别新颖,打开市场很难,并且需要时间的原创扶植与追赶时间的市场之间的矛盾也在显露……看似火爆增长的童书市场,有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对此,一些家长也表示了担忧,万一自己买了一套仿冒的,是否再买套正版呢?再买,会经济受损;不买,不甘心。此外,孩子看了又会怎样?有家长戏称,自己在选购童书时需练就一双“火眼金睛”,为孩子选书也要“过五关斩六将”。

发展应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

“当下儿童出版存在的这些乱象表明,我国童书增长要从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增长转变,从高速度发展到高质量发展转移。”资深少儿出版人海飞表示,这是中国儿童文学发展的必经阶段,“好端端一个馍,不能乱啃、瞎啃、胡啃”。

海飞一直倡导“慢写作,精出版”,他呼吁:“在强化行业管理和监管的同时,当下的童书出版更需要提倡出版自觉,提倡创新性发展,要有原创精神蕴含其中,为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负责。”

“中国童书市场越大,中国出版人越要自律,要践约履约,尊重知识产权。我们要以实际行动尊重原创、尊重创新,做到自己不仿制,别人侵权能维护,这样才能推动中国童书市场的高水平、可持续发展。”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如是说。

“百花齐放,万紫千红。”这是白冰所希冀的中国童书出版和创作生态。“一个畅销题材出来,大家蜂拥而上,千人一面、千书一面,时间长了,不利于年轻作家的成长,读者也会感到厌倦。”白冰指出,少儿出版人要形成合力,营造一个良好的产业绿色发展生态,让一批作家、画家成长起来。

在白冰看来,鼓励原创首先要从鼓励原创编辑开始。他以接力出版社为例,接力出版社从扶持政策、配套资源等方面进行政策倾斜,积极鼓励并引导编辑在原创作品方面下功夫。白冰表示,鼓励开拓原创作品,要不断发现作家的价值,做好其作品的深度开掘,要为年轻作家打造更多展示其作品的机会,眼睛不能总盯着几个知名作家;让更多的读者知道并关注作家的价值,对于作家要有长远的规划,积极推介其走向世界,“创意和创新服务,是出版社团结作家的最有效途径”。

对此,插画家熊亮表示充分认同:“编辑是我们与读者建立情感沟通联络的桥梁,能够帮助作者在创作时考虑自己的作品如何为读者所接受。”

“童书创作推陈出新,当然需要汲取很多的养分,但是一定要有自己创新的思想,可以借鉴,但是不能抄袭、剽窃,要能揉成自己的养分,万万不可投机取巧。”“花婆婆”方素珍说,自己平常在与孩子们讲课交流时,会分享一些抄袭的案例,“从小就要告诉孩子,这种行为不可行、不可取,要尊重原创、保护原创”。

“我们的出版机构一定要做好童书的‘把关人’。”金波强调,童书出版,出版机构是关键。这一观点引发了曲小侠的共鸣:“我们希望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,童书出版有门槛,童书编辑也有门槛,切莫低估童书的专业性。”此外,曲小侠还建议加大对童书出版行业知识产权的培训,出台相应的管理条例和规定予以保障,加强对出版机构领导和编辑的培训,不给钻法律空子的投机者以机会。

“抄袭图书创意的行为并不只在中国发生。做出版时间越长,国际视野越广阔,你就会看到更多互相模仿创意的书。”黄晓燕说,盗版和抄袭属于违法行为,需要受到法律法规制裁和社会道德舆论的共同作用,才能逐渐得到抑制和改善。

“图书出版业是文化产业。文化作为属性,是图书产业最根本的属性。也正因为出版业的文化属性,这个行业的从业者,不应该只是以追逐金钱利益为目标。”黄晓燕认为,如果这个行业充斥着以“多卖书多挣钱”为追求的人,是一种悲哀,盗版抄袭也就是在所难免的存在了。“要规范这个行业,需要从业者提高自觉意识。同时,法律法规要严谨,要有可操作性,要有明确的管理机构来执行。否则,盗版抄袭行为会长期存在下去。”

敖德建议采用举报制和CIP中心管控“双管齐下”的方式来予以遏制。前者,就是由主管部门公开向社会公示,任何人只要发现或购买模仿和盗版的图书,尤其是童书,立刻举报,并由工商税务和文化主管部门联合执法,“查封卖家,并追究相关链条,从严处理,不能光用罚款,要附带刑事责任”。后者则是利用大数据技术,杜绝书名雷同或相似的情况,只要相似度80%以上,就打回出版社自查和他查,一旦模仿跟风成立,就对出版机构作出惩罚。

上述林林总总的建议,其核心诉求只有一个——更好更快地推动中国童书出版高质量发展,让中国的孩子能够读到更优秀的童书,让中国优秀的童书走向世界,正如“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”,人生的高质量阅读也始自童年并受益终生。为了孩子阅读我们能做什么?为了孩子更好地阅读我们还能做什么?我们期待更多的行业从业者,多问几个“为什么”。

责任编辑:

吴佳锴

【版权声明】凡来源中注明“龙版网”的文章,均为龙版网独家稿件,版权归龙版网所有。转载请注明“龙版网”及原作者姓名。

网友评论

条评论

999

    黑ICP备14006078号-4

   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710号

  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黑批字第316号

    营业执照 912301995984950001
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7 HLJDBS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网站为东北数媒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