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5日星期三

您当前的位置:

首页 > 少儿直通车

揭秘学校暑期阅读计划

时间:2020/07/14/ 10:56 来源: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:江玉婷

 

【字体:

近期,多地发布中小学暑假时间,“神兽”从学校回归家庭。在学校的计划中,阅读成为学生度过暑假的一种方式。为了解学校暑期阅读新态势,《成长教育周报》采访了多位一线教师,请他们谈谈学校筹划的暑期阅读活动,以及他们对阅读与教育的观察与判断。

暑期阅读重要性凸显

可以看到的是,阅读变得更加重要。即便同样重视阅读,落实到具体的阅读计划中,各校做出的决定又各不相同。

“6月20日开始放暑假,暂定9月1日开学。”对于河北省邢台新教育第一实验小学教务主任赵为丽来说,这个暑假显得格外长。6月1日,六年级学生返校;6月8日,四五年级学生返校。学生真正在学校的时间不算长——两三周后,四~六年级学生迎来暑假。而在一~三年级学生返校的前一天,受疫情影响,学校接到了取消返校的通知。

“假期变长之后,学校更加重视阅读工作。”赵为丽表示,学校为每位学生下发“暑期阅读卡”,并根据年级特点、结合教材推荐图书。以二年级为例,“七月书目”为《花婆婆》《发明家奇奇兔》《一年级大个子二年级小个子》,“八月书目”为《没头脑和不高兴》《我讨厌妈妈》《花瓣儿鱼》。低年级学生以阅读绘本和桥梁书为主,中年级学生主要阅读文字书,其中童话和诗词积累居多,高年级学生主要阅读名著。

为了推动学生阅读,校长王翠芳也做了许多工作。学校每两周举行一次“校长正在读的书,你读了吗”暨学生聊书会活动,王翠芳在CCTalk向全校学生推荐一本好书,学生围绕图书主题展开讨论。这是一档常规活动,深受学生和家长的喜爱,暑期也会继续开展。全校共1200余名学生,每次线上人数都在1000人以上。“对于学生来说,校长有些遥远,这个活动拉近了学生与校长之间的距离。而且学生也很好奇,校长会读什么书?”赵为丽分析了这一活动火爆的原因。

在扬州大学教科院附属杨庙小学的时间表里,暑假从7月中旬一直持续到8月底。暑假到来的前一天,学生将会收到一份“假期活动手册”。自2018年开始,杨庙小学连续3年开展“读吟童年、写盈人生、做赢德行”假日行动(简称“读写做”)。“‘吟’很重要,学生不光要吟读成诵,还要展现吟诗诵词的韵律美。暑期时间比较长,学生可以在家练习。”据教导处副主任杨梅介绍,在扬州市教育局下发的《扬州市经典诵读三百首》基础上,学校还会给各年级适当补充10~20首古诗词,以扩大学生的诗词储备量。

“写”是对“读”的检测与升华。杨庙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临帖,一边临摹,一边记忆。诗词、文段都可以成为临摹内容。中高年级学生更加强调读写结合,每周进行好词句摘抄,并完成2~3篇读书笔记。“行”既指德行,也包括体育运动、做家务活、旅行等。往年学校会鼓励家长带学生旅游,学生记录旅途中的见闻。开学后,班级利用班队会组织“读写做”分享会,展示活动成果。有所不同的是,今年学校基于安全考虑,建议亲子出行尽量在扬州市内进行。

阅读资源与活动需多方协同

不得不承认的是,暑期阅读计划的组织者不仅仅只有学校。关于学生如何用阅读度过这个假期,图书馆、工作室等多方力量也参与其中。

最初,武进清英外国语学校教师张中权拟定的活动名称是“寻找100个家庭”暑期共读活动。发布后不久,名称被改为“寻找百个阅读家庭”暑期共读活动。修改的原因在于报名太踊跃,报名数很快就超过100家,目前已接近1000家——是预期的10倍。“100是百个,几百也是百个。改了之后更准确,和原名称也能够保持一致。”张中权这样解释。

张中权是一位语文教师,同时也是一位阅读推广人。他被评为江苏省常州市首批全民阅读推广人,2次被评为“全国新教育实验先进个人”,现为亲近母语点灯人读书会武进区会长。同时,张中权还是“深阅说写作文工作室”发起人。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,工作室在全校范围内发动语文教师和班主任在班级推广、宣传暑期活动。

不只是校内,许多校外的家长也慕名而来。工作室通过网络打卡的方式开展共读活动,鼓励家长通过朋友圈、微信群、QQ群等多种方式展示阅读成果。在微信群“‘我是阅读家’成长营”中,每天都有学生用小程序“趣练习”打卡。读了半个月《夏洛的网》后,学生刘睿旭喜欢弗恩,因为“他在困难之下永不低头。”

近期,张中权运营的微信公众号“金色蔷薇”发布第五届“青鸟传书”读书活动。这是一项由上海浦东图书馆、武进图书馆发起的公益活动,由工作室具体承办。上海浦东图书馆提供一批优质童书,分别装进资料袋中。学生5人为一小组,一共有20组,阅读完图书后学生共同完成阅读任务。

杨庙小学同样引入图书馆资源。学校与扬州市少儿图书馆合作,每到6月底图书馆将会发布一份书单——“我最喜爱的童书”。这份书单一共包含30种童书,图书馆将免费为学校提供几百本童书。学校安排教师在图书室值班,即便在暑假期间,学生也可以到校借阅图书。

山西阳泉市北岭小学学生的暑期阅读活动以“读经诵典 童心飞扬”为主题。在确定必读书目之前,教研室主任李华征集各班语文教师意见,综合年级特点、阅读兴趣、文本类型等因素。值得一提的是,北岭小学每班均有1000余本图书,平均每位学生可借30余本。每年学校还会为班级添置一批图书,新购置的图书以新出版的儿童读物为主。放假前,学生可从班级借阅2~3本图书带回家阅读。

亲子阅读痛点与难点

教师的监督是必不可少的一环,然而暑期阅读更重要的参与者是家长。教师们不约而同地强调家长陪伴的重要性。事实上,亲子阅读中的痛点,不仅仅只是缺乏陪伴。

在邢台新教育第一实验小学下发的阅读卡中,最为显著的是标题——“行新号小火车”阅读之旅。学校将长廊、阅览室打造成火车造型,大厅放置了两个车厢模型,一个是绿皮车厢,另一个是动车高铁车厢。王翠芳这样解释:“学生是坐绿皮小火车来到学校,经过6年的学习快速成长,最后坐上高铁号向未来出发。”“行新号”则与学校“日行日新”的教学理念有关,阅读也是“日行日新”的一部分。阅读卡需要家长签字,赵为丽说:“签字只是一种形式,陪伴比签字更重要。”

近几年,杨梅感受到新生代家长对于购书的意愿更强了。“但亲子阅读的时间还是很难保证。”同时,她也感受到家长对于亲子共读意识的薄弱。杨梅有和女儿聊书的习惯,她最近给女儿买了一套“地海传奇”。牧羊童雀鹰成为了一名巫师,他被突然出现的黑影所威胁。女儿告诉她,黑影是雀鹰内心的恐惧,只有真正接纳自己,黑影才会消失。那个时刻,杨梅深刻意识到阅读的重要性。“让学生发现生活、学习中最大的敌人是自己,这是很难教出来的,但是阅读可以做到。”后来, 她又买了2套书放在教室里供学生阅读。在班级中,杨梅充当起“阅读妈妈”的角色,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亲子共读与交流的缺失。

相较而言,李华认为低年级更需要亲子共读,高年级则以师生共读为主。但在她看来,更大的问题在于阅读时间难以保证。在校期间,阅读课的时间是固定的,每周至少有一节。学校每学年都会举行读书汇报活动,今年是第16届。假期时间更灵活,同时阅读时间也更容易被挤占,更谈不上组织阅读活动。有学生哭着找到她,说家长报了好几个兴趣班,假期一直在上课外班、写作业。她和家长沟通,但收效甚微。这是一种略显无奈的现状,兴趣班和作业填满了学生的时间表。

张中权看到的则是家长在亲子共读中的尴尬与脆弱。有的家长不知道说什么,提出的问题太宽泛,孩子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讲起。一场本该兴致盎然的“聊书会”草草收场。对此,工作室设计了9张阅读单,既有清晰的问题,也为写一写、画一画设计了区域。比如“做个小记者”模板中,含有时间、标题、作者,以及插图、图注等要素。学生按照箭头指示填完后,读后感就具备了报纸的基本形态。

事实上,许多家长对于亲子阅读是困惑的。比如,为什么孩子不爱读家长买的书?怎么让孩子自觉记笔记?张中权经常收到这类问题,他在微信公众上写到“数量实在太多”。收集一些问题后,张中权专门写文章集中解答,“阅读问答”成为一档固定栏目。有的家长在微信群提问,他就在群里回复。除了困惑,家长也很焦虑。比如,孩子读了很多书,为什么语文成绩没提高,作文还不会写?对于家长的焦虑情绪,张中权也会进行安抚。

他的安抚方式更近于科普,说明阅读与写作的关系。关于暑期阅读,张中权更看重精读,阅读活动主要是让学生掌握“圈点勾画”和“做批注”等方法。“阅读是为了开阔视野,或者说甚至是一种生命的觉醒。当读到书中的某个故事时感同身受,这个力量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帮到你。”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《平凡的世界》,每当遭遇困难时,书中的人物就会激励他。这是张中权对阅读的理解,也是他希望传递给家长的观念。

责任编辑:

吴佳锴

【版权声明】凡来源中注明“龙版网”的文章,均为龙版网独家稿件,版权归龙版网所有。转载请注明“龙版网”及原作者姓名。

网友评论

条评论

999

    黑ICP备14006078号-4

   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710号

  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黑批字第316号

    营业执照 912301995984950001
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7 HLJDBS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本网站为东北数媒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